当前位置: 主页 > 香港6合彩 > 内容

文艺名家热议《我的1997》 这部电视剧为何这么火?

时间:2017-10-07 14: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近日,一部名为《我的1997》的电视剧登陆央视一套黄金档时段,并引起了观众和文艺界的广泛关注。

  这部由四川省委宣传部指导,四川新华发行集团和联合出品的电视剧是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的献礼大剧。自6月22日以后,已经播放了30集,截至7月10日,《我的1997》平均收视率均突破1%,稳坐收视率前三甲。此外,该剧还在央视网、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等网络平台,截至7月14日,全网播放量突破两亿次。

  据四川新华发行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柯继铭介绍,这部电视剧的观众呈现出年轻化的特点,网络平台上64.45% 的观众年龄在18岁至29岁之间,90后、95后成为该剧的观影主力。

  《我的1997》这部“主旋律”电视剧为何能够收获这样的收视成绩?其创作背后又经历了哪些故事?7月20日下午,由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主办的电视剧《我的1997》专家研讨会在召开,来自出品方、主创方的代表和多位文艺界专家齐聚一堂,共同探讨这一部“现象级”的“主旋律”电视剧。

  《我的1997》导演王伟民把这部献礼剧称作“命题作文”,但这部“命题作文”的完成实际上并不简单。从去年8月份开始筹备到今年6月,留给王伟民的创作时间非常紧张。

  令人欣慰的是,有过多部历史正剧创作经验的王伟民和众多主创只用了不到6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这样一部难度非常大、同时也很有挑战的一部作品。

  在王导看来,这部剧的主创人员一个主要特点是年轻,“他们中有些人曾经经历过当年香港回归的过程,有些年轻人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过程。” 王伟民回忆说,在整部电视剧制作的过程中,所有的主创人员都经过了一个不断地学习,不断地了解当年历史的过程。

  “因为香港回归这件事情是举世瞩目的,也是我们国家的一件盛事。所以大家是抱着一种极大的自豪感,一种对国家进步腾飞的赞美、热情,去投入到工作之中。”王伟民表示,这样一部影视的创作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电视剧的拍摄,更是一个情感的历程,让所有的主创能够投入到对于国家腾飞,对于家国情怀的抒发的过程。

  “电视剧从后期逃港潮一直写到1997年香港的回归,这20多年的进程非常形象地展示了的伟大胜利。”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著名文艺评论家李准认为,这部电视剧的历史视角是以往任何一部同题材的剧所无法媲美的,它直接有力地诠释了一国两制是如何解决了香港问题这样一个巨大的历史难题。

  李准认为这部电视剧的另一个亮点在于巧妙地运用虚构人物来反映香港回归这样的一个宏大的主题。“文艺作品包含三种叙事:宏大叙事、个人叙事、家族叙事,这部剧通过家族叙事比较巧妙、真实地展示了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的历程。”

  李准评价说,这个构思非常巧妙,因为没有个人体验叙事,情感片子不会生动,但是光有个人体验叙事,就体现不出整个香港和中华民族的命运感。“所以看出整个导演、编剧都动了脑筋,实际上这也是一部香港的形象的社会史,把二十年中香港社会各个阶层包括一些底层的形象展示出来,这是这个片子的一大成功,从来没有一部片子能够这样形象展示香港回归二十多年的历史。”

  “《我的1997》是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在美学意义的一次突破”,国家新闻出版传媒司司长袁同楠认为,当前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一临这样一个问题:一种是选取历史中的大事件,往往展示宏大的历史叙事,容易脱离平凡的生活,缺少生活和情感的真实性,不容易反映一些普通的人物的命运;另外一种作品是聚焦反映生活中的物,但是容易离开时代的大背景,去展示杯水的风波,这样就缺少时代的底气和生活的内涵。

  袁同楠认为,《我的1997》是一次有益的探索,电视剧通过个人的命运来展示时代的变迁,又通过时代的命运展示个人的性格、心理、奋斗和他的追求,体现了二者辩证、互动的过程。

  国家新闻出版国际合作司副司长闫成胜认为,《我的1997》充分发挥了电视剧对于融通民族感情的重要作用,“通过观看本剧,大部分观众可以对香港的前世和社会生态有一个全面的认识,香港观众也能对国家的发展有一个比较完整的了解。”他指出,剧中的亲情、友情、爱情的情感交流在、香港、深圳反复上演,这样的剧情设计拉近了的距离,有利于凝聚中华民族的集体意识。

  在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伟国看来,电视剧《我的1997》一大成功之处在于其真实表现了人物的情感世界。“所有的文学艺术作品都离不开描写人、表现人,写人与社会的关系。电视剧艺术是表现人的艺术,要表现的情感世界,他的创作者一刻也不能离开对人的情感的关怀。”

  王伟国认为,《我的1997》从四个方面表现了人的情感世界,包括广大香港人民爱国、爱港之情,高建国、岳芳英之间的之情枣强县众星调压器有限公司,李欣欣与高建国之间的爱情,以及通过以海叔为代表的香港人对内地人无微不至的关爱所表现出的人与人之间的真情。

  此外,王伟国还对电视剧中新闻记录影像资料和虚构影像相结合的处理方法表示了赞赏。《我的1997》通过新闻资料片展示了中国在1997年7月1日对香港行使主权的历史时刻。“新闻记录影像以它庄严的历史性,记录了最伟大的这个时刻,从此香港人民成为这块土地上真正的主人,体现了它的伟大意义”

  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教授王黑特对于《我的1997》中成功营造的怀旧式审美情感印象深刻。他指出,电视剧除了运用军大衣、喇叭裤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典型符号外,还与中国的经典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一样,反复运用乡村曲作为审美怀旧手段。

  “故事最为动人之处莫过于25、26集,对于失散多年的亲人团聚的场面可谓催人泪下”,王黑特分析说,这些情节的设置显然想说明香港作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割裂出去之后,回归的历史必然性和伦理的不可性。电视剧对亲人离散又重逢的叙事,隐含了一种后记忆的叙事模式,隐含意义的表层是家庭、夫妇分离、兄弟分别等,隐含的深层意义则是香港被割裂的祖国历史疼痛。

  “我觉得这个剧正好是在香港回归20年这样一个非常特殊的时候,它确实带有很强的感,也有很强的时效性。”大学影视中心主任尹鸿分析说,整部作品从高家、李家、安家这几个家庭的命运转变来表现内地跟香港之间关系的变化。“这是一个历史的必然,电视剧把这个过程的宏大叙事讲得非常清楚,它同时考虑到了香港社会各阶层的典型性,因此它把戏剧冲突跟一个社会意义的表达之间结合在一起了,”尹鸿认为这是整部作品中最难的一点。

  在尹鸿看来,这部剧真实地再现了香港回归前后香港各阶层人们心态上的变化,塑造的人物大部分都有对应的社会各阶层的状况、心理状况,而且比较符合历史线年之前的移民潮,大家对未来香港回归之后是不是能够长治久安的怀疑,以及最后对这个怀疑的打消,我觉得这个过程都应该是比较准确的。”

  另外,尹鸿还指出,这部电视剧在阐释政策的时候保持了、客观的态度,甚至对今天还有很多永 利 6 合 彩,就是必须要用和一国两制这两个核心的来香港的稳定和繁荣。

  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评论员李跃森同样被这部电视剧独特的视角所吸引,他认为,电视剧从一个逃港知青的角度介入,写主人公对祖国的感情,对于回归祖国的渴望,“这个写法非常大胆、非常独特,也比较有新意。“

  另外,李跃森还对剧中主人公高建国这个艺术形象进行了点评,“高建国从一个懵懵懂懂的青年到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人物命运的落差非常大。”李跃森指出,但是贯彻始终的是这个人物身上的血性,也是他最突出的性格特征。“他开始就是个愣头青,但是到了结尾这个人物变得非常成熟了,但是仍然保持着这种血性,这样就让这个人物具有很高的辨识度,所以我觉得高建国这个形象塑造常成功的。”

  作为一部献礼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的“主旋律”影片,《我的1997》在普通观众中也收获了良好的口碑。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专业影视评论网站豆瓣网上,有关该剧的评论多达500余条。

  不少网友评价该剧“节奏感强”、“剧情吸引人”,网友“大萌妹买买买”表示,这部剧“没有小鲜肉和所谓流量小生搅和,非常好看!年代感很强,也比较真实。节奏感很快,不拖沓,也没有什么植入广告。”

  也有一些网友从这部历史大戏中看到了自己的青春岁月,网友“Ann_ann”回忆说,“记得那一年学校放了半天假,老师要求回家看电视直播,转眼间20年了,比起古装,更喜欢这种剧。”网友“阳光美丽ff”说,“可能我的年龄在那儿。还是挺喜欢这个电视剧。经历过香港回归的那份,真的还是难忘的。”网友“苗苗”更是直截了当地用一句话表达了自己看过该剧之后的感受,“一段历史 ,一代人的记忆和青春。”

相关推荐